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從「玉女紅星」到遁入空門的道融法師,61歲去世的劉藍溪經歷了啥

1980年,瓊瑤第一眼看到她時,不禁驚叫出聲:「是她!就是她,她就是我要找的女主角」!

彼時,憑借電影《金盞花》成名的瓊女郎朱海玲,不想再繼續拍那些禁忌之戀,棄瓊瑤而去,遠赴日本。

正當瓊瑤如同熱鍋上的螞蟻,為沒有合適之人代替朱海玲的位置焦慮不安之時,她無意中發現了另一個長相純美的女孩子,她就是劉藍溪。

劉藍溪是誰?

她是電影《聚散兩依依》當中,和寡居小嬸嬸爭搶同一個男人的女子鐘可慧。

也是電影《昨夜之燈》里的林雨鳶。

她是很多60、70、80后的青春回憶,也是瓊女郎當中,最特別的一位。

紅顏未老恩先斷,拋親斷情入空門。

這樣一個驚艷時光的女子,她因何落發出家?

1960年3月29日,劉藍溪出生于台灣。

一方水土養一方人,劉藍溪跟很多台灣小女孩一樣,說話聲音甜甜的,如同銀鈴一般悅耳動聽。

遺傳自父母美貌的基因,劉藍溪和妹妹長得都很漂亮,而姐姐劉藍溪則更為出眾。

少女期的劉藍溪,身材修長,一襲白裙,長發飄飄,是校園里當之無愧的校花。

曾有媒體這樣評價劉藍溪,稱贊她那一雙秋水剪瞳的大眼睛,似乎會說話一般,相當勾人心弦。

這樣一個行走在大街上,會讓男人走路無法斜視、撞電線桿的女子,是絕對不會做普通路人甲乙丙丁的。

天生的女主角,注定會進入娛樂圈做女明星的。

除了長得漂亮,劉藍溪的歌聲也相當出眾,而且性格開朗,笑起來眼睛彎成一雙漂亮的月牙形狀,既俏皮又可愛。

不過,千里馬常有,而伯樂不常有,沒有行運一條龍的運氣,依舊不會和娛樂圈發生半點關系。

而劉藍溪,則是那個有實力、并且鴻運當頭的女孩。

1975年,彼時的港台娛樂圈,正在向日韓學習,無論是樂壇還是影視圈,都在大力塑造偶像明星。

彼時的台視,也順應時代潮流,很快在民間搞了一次海選活動,也就是后來內娛圈搞超女選拔賽的雛形。

年僅15歲的劉藍溪前去參加比賽,憑借甜美動聽的歌喉,清純漂亮的外形條件,她在舞台上閃閃發光。

台視的美工龍思良,他覺得憑借劉藍溪這樣的外形條件,若是只當歌手,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。

在他的推薦下,台視將劉藍溪安排到劇組拍戲去了。

1975年,劉藍溪的初次「觸電」,就是和夏玲玲搭檔,共同在台劇《金玉緣》當中出演角色,這部劇不僅一舉捧紅了夏玲玲,還讓劉藍溪斬獲了一波路人緣的喜愛。

1976年,新力唱片公司成立唱片制作部,將人氣值很高的劉藍溪,納入麾下,讓她和李麗華、丁曉慧三個人一起,成為公司第一批簽約藝人。

從此以后,劉藍溪憑借《小雨中的回憶》、《夕陽戀曲》等代表作漸漸在歌壇揚名立萬。

彼時的少女溪,一邊要錄制唱片,一邊還要在劇組跟前輩們學習拍戲,忙得不亦樂乎,正因如此,她的學業也就此耽誤了,沒有再繼續深造。

1978年,劉藍溪的個人專輯唱片《風兒別敲打窗》、《野姜花的回憶》,憑借曲風清新憂傷、甜美的歌聲傳遍大江南北之時,劉藍溪也因此在樂壇占據了一席之地。

在此之后,更是趁熱打鐵,接連推出《夏夜》、《北風》等多張專輯。

1980年,劉藍溪分別在電視劇《河上的月光》以及《春夢了無痕》當中扮演女二號,因此吸引了瓊瑤的注意。

于是,在《聚散兩依依》當中,劉藍溪出演了女二號鐘可慧,不過這個角色并不招人喜歡,雖然憑借超高的顏值,劉藍溪并沒有招到瓊瑤迷的怨恨,但是她本人對于瓊瑤的安排并不滿意。

而此時的瓊瑤,力捧的女主角,并非是劉藍溪,而是素有林青霞接班人之稱的呂秀菱。

所以,無論是在《卻上心頭》里,還是在《云且留住》當中,劉藍溪都是陪跑綠葉的存在。

然而,劉藍溪的光芒,是無法被埋沒在女二號和毀三觀的劇情當中的。

彼時的新藝城向她拋來橄欖枝,但是受限于和瓊瑤簽下的一紙合同,劉藍溪只能以外借演員的身份,接拍別家的電影。

這個時期的作品,分別有新藝城的《追女仔》,邵氏的《邪完再邪》、《亮不亮沒關系》等等。

不過,這部由劉藍溪領銜主演的電影《亮不亮沒關系》,上座率如同被電影名字一語成讖,票房營收慘淡。

而對于劉藍溪來說,也對追名逐利這種事情,越來越興趣索然,亮與不亮,真的沒啥關系了。

1984年,劉藍溪息影退圈,和大自己十歲的醫生男友梁榮基結婚,之后夫妻一起遠赴美國進修。

似乎是為了彌補當年讀書太少的遺憾,劉藍溪在美留學期間,除了選修英文之外,還在上大學期間學習了大眾傳播。

當時劉藍溪的老公,是在舊金山醫學院專修糖尿病科的。

然而,兩年后,劉藍溪的老公卻只身回國,沒過多久就娶妻生子了,直到此時,公眾才知曉兩人已經失婚。

獨自留在美國的劉藍溪,選擇了落發為尼,在美國法云寺向妙鏡法師門下學習佛法。

家人驚聞之后,紛紛前去阻止,但是據劉藍溪妹妹回憶當時的情景,面對哭成淚人、兩鬢斑白的父母,劉藍溪雖然面有難色,但是卻意志堅定。

剪去三千煩惱絲,告別紅塵多情種,木魚梵音伴紅顏,芳心一顆奉佛前。

這是劉藍溪最后的歸宿,也是她無悔的選擇。

1991年7月,31歲的劉藍溪正式遁入空門。

初入佛門的苦行僧,皆要經歷一番皮肉之苦,考驗意志是否堅定,有些人因為堅持不下來,中途放棄的比比皆是。

例如,每天清晨早起,要為200多個人準備早飯,任務之艱巨,絕非常人可以想象。

但是,一心向佛的劉藍溪堅持下來了,她握著比家里大十多倍的鍋鏟,從起初的不適應,到漸漸習慣,再到動作嫻熟,當她看到師傅對她點頭微笑,默默贊許的神情,她知道自己過關了。

當越來越多的影迷,知道劉藍溪出家為尼之后,佛門清修之地,漸漸不再安靜,很多影迷前來探望劉藍溪。

當劉藍溪一身灰布袈裟,足穿僧鞋、僧襪,出現在眾人面前,有人甚至情不自禁地暗暗落淚。

因為當年的她,可不是這副樣子啊!很多人記得她穿著一襲蛋糕白紗裙,頭頂一只大大的胡蝶結,笑意盈盈的和主持人調侃互吹,唱著動聽的歌曲,在舞台上熠熠生輝。

然而,那個天真單純的少女,如同60、70、80后的青春一般,像小鳥一般一去不復返了。

當天空一片碧藍,是否還記得有飛鳥經過時的樣子?

而對于劉藍溪來說,她卻將自己的人生活出了兩輩子的模樣。

上一世,她是娛樂圈里爭名奪利的青春美少女;下一世,她活成了遠離塵世的道融法師。

1997年4月,達賴喇嘛訪台期間,久未現身公眾面前的劉藍溪,以道融法師的身份出席,全程擔任達賴身邊的翻譯。

在接受媒體采訪之時,道融法師侃侃而談,神采飛揚,提及因何出家?是否因為感情不順,所以選擇了避世而居?

道融法師爽朗地大笑,稱自己只是喜歡佛家的氛圍而已,她認為佛門之地,才是一塊真正干凈的人間凈土,能夠蕩滌心中所有的貪嗔癡,以及那些不著邊際的欲望,這種煥然一新的蛻變,是她喜歡的生活方式。

道融法師認為,自己既然是踩著很多人的眼淚,走上這條路的,自然要格外珍惜來之不易的佛門生活。

即使身處佛門,道融法師也不敢有絲毫懈怠,她潛心研究佛法,并且致力于翻譯和教育工作,在佛學研究所,她獲得了研究生的身份。

不僅如此,她還精修藏文、梵文和拉丁文,通過不斷努力的學習跟進取,道融法師深感自己依舊所知甚少,待人接物越來越謙卑從容,大師風范,讓她在佛家之地,漸漸有了屬于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據劉藍溪妹妹所述,每次去佛門探望姐姐,都會感到她的變化,她的精神狀態總是那麼神采奕奕,作為道融法師塵世的妹妹,她甚至都以姐姐為榮。

2022年1月10日,61歲的道融法師在美國舊金山智藏寺圓寂,彼時天空出現彩虹橋,似乎在迎接這位女子駕鶴西去極樂世界一般。

青燈古佛伴紅顏,此生絕緣魂圓寂,聚也依依,散也依依。

道融法師的修行方式,或許對世間凡夫俗子的信佛方式,做出了鮮明的對比。

有些人信佛,實則是心存功利,他們希望佛主保他們平安、財源廣進、多子多福,若是信佛之后,這些事并未如愿,他們就會棄佛而去,停止燒香跪拜......

那麼,這種人,信的是哪尊佛呢?

或許正因如此,每年除舊迎新之際,往家里請財神爺的人,才會那麼多吧?


用戶評論